欢迎来到内蒙古经济信息网!
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内经视点>绿色发展>正文
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
───
作者:盖志毅     来源:《北方经济》杂志    发布时间:2018-05-10 15:47:05.0    浏览次数:     【字体:
  摘 要: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具有重大政治意义:国际政治和国家安全意义;内蒙古处于地缘政治学应该关注的地缘关系的敏感部位,生态环境既是在这一地区生活的内蒙古各族干部群众的重要民生福利;也是民族团结、和谐稳定的重要基础。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具有重大经济意义:此时此地绿水青山就是此时此地金山银山,此时此地绿水青山成为此时彼地金山银山。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具有重大文化意义: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才能保护好草原文化、森林文化的发源地,即内蒙古少数民族美好的精神家园。
  关键词: 祖国北疆 万里绿色长城 外部性 国家安全 精神家园
  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建设,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治理,精心组织实施退牧还草、水土保持等重点工程,实施好草畜平衡、禁牧休牧制度,谆谆教诲指示内蒙古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
  本文围绕内蒙古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的意义和如何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构筑万里绿色长城谈谈认识和体会。
  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具有重大政治意义
  首先,具有巨大的国际政治意义。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再现郁郁葱葱的“草原丝绸之路”对于实现“一带一路”这一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将起到积极作用。在历史上,中国与欧亚的交流沟通凭借的是“草原丝绸之路”。这条路线向西经过南西伯利亚和中亚北部,进入黑海北岸的南俄草原,直达喀尔巴阡山脉。把古老的中华文明和印度文明,波斯文明和古希腊罗马文明联结在一起。英国著名历史和地理学家麦金德在其名著《历史的地理枢纽》中提出,以阿尔泰山为中心的欧亚内大陆草原地带,包括我国的新疆、蒙古广袤的草原,曾经是整个世界历史的枢纽中心,那些活跃在这一广袤区域的尚武好勇的骑马民族以其高度机动性的战争生活方式,沟通了东西方的定居农业文明和城市文明。由此而产生了“中间地带的文明效应”。今天,依靠这条“草原丝绸之路”,中国与有关国家建立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主动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正在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9月11日在出席中俄蒙三国元首会晤时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获得俄方和蒙方积极响应。中蒙俄三国共同把丝绸之路经济带同俄罗斯跨欧亚大铁路、蒙古国草原之路进行对接,打造中蒙俄经济走廊。这种思想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人类利益和价值的通约性和最大公约数。显然,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是实现上述战略目标的生态基础,打造中蒙俄经济走廊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良好的生态环境。
  可持续发展的倡导者布伦特兰夫人指出,“认识和尊重个人和国家在持续发展方面的相应权利和义务;建立和实施国家间实现持续发展的新的行为准则;加强现有的避免和解决环境纠纷的方法,并发展新的方法,是立法和国际合作迫切需要解决的。”可持续发展战略要求人们按照生态的整体观来变革过去孤立地、分割地管理自然资源和发展经济的传统模式。因此,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要着力实现中俄蒙对生态环境的共同治理。如,相互学习,构建与蒙古国、俄罗斯共同、相容的生态文化,挖掘、传承和发展地方性本土生态保护知识。构造与蒙古国、俄罗斯保护生态环境的共同体,共同行动进一步扩大共同防治沙漠化的成果。
  其次,具有国家安全这一重要的政治意义。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视察内蒙古时提出,要切实抓好生态文明建设,努力把内蒙古建设成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这一重要思想就是实现国家生态安全。学术界早已经把生态安全作为国家安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学者迈尔斯在其著作《最终的安全》中,将生态安全提高到相当重要的地位。围绕生态环境与国家安全的相互关系,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也开展了大量研究讨论。
  另外,内蒙古处于地缘政治学应该关注的地缘关系的敏感部位。在地缘关系的敏感部位需要着力生态环境建设,生态环境既是在这一地区生活的内蒙古各族干部群众的重要民生福利,也是民族团结、和谐稳定的重要基础。
  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具有重大经济意义
  理解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的重大经济意义就要深刻领悟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思想。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才能实现在内蒙古遍布绿水青山,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因为在这一万里绿色长城中,此时此地绿水青山就是此时此地金山银山,比如发展内蒙古的有机农业带来的品牌价值,康养农业、休闲农业、观光农业也都能带来巨大经济价值。
  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其另一个重要经济意义是,此时此地绿水青山成为此时彼地金山银山。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是我国乃至世界重要的公共产品,这是因为万里绿色长城具有正的外部性特征。所谓外部性是指“无论何时,当经济当事人的行为以不反映在市场交易之中的种种方式影响另一个当事人行为的时候,就会出现外部性。”如生态产品生产区为生态产品消费区创造巨大经济价值,保护好在内蒙古的一条大河上游的生态环境,就为下游经济发展创造了条件;对祖国北疆万里绿色长城的破坏会直接危及华北乃至整个中国,甚至对全球都有影响。由于区位和生态功能的特殊性,内蒙古草原生态系统在防治荒漠化、维护我国生态安全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内蒙古境内有四大沙漠和四大沙地,中部的浑善达克和科尔沁沙地,距北京直线距离仅180公里,其治理状况直接影响首都的生存环境。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可以遮隔住来自内蒙古之外的西伯利亚和蒙古对于我国北方的负面影响并产生积极影响。如强劲的冬季季风经蒙古国长驱直入到我国时内蒙古首当其冲进行阻隔,受到山地、丘陵、高原等地形和森林、草原等植被的长距离阻挡,风力大减,挟带的沙尘锐减,到达关内或口里时已成强弩之末。这一切都为此时彼地形成金山银山创造了条件。
  我们要加强对十九大报告中关于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认识,着力明晰自然资源产权和改革生态环境监管体制。对于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可以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两个维度加以理解。从经济基础看,主要是明晰自然资源产权。从上层建筑看,主要是政府管理生态环境的体制,这在纵向上要将中央地方事权和监管职责分清;从横向上则要解决部门职责交叉重复问题。改革生态环境管理中的九龙治水,即在实践中依据不同行政部门各自为政的问题。切实贯彻十九大报告中关于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中的几个“统一行使”的方针,实现内蒙古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双赢和互促。
  完善对重点生态功能区的生态补偿机制,推动地区间建立横向生态补偿制度。空间上要树立超越内蒙古自身生态价值的整体观。要认识到,对祖国北疆万里绿色长城的破坏,已经超越了这一空间的局部利益,其破坏性会向对邻区和更远的地区的扩散和迁移。
  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具有重大文化意义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内蒙古时谆谆教诲我们要“守望相助”,指出:“守,就是守好家门,守好祖国边疆,守好内蒙古少数民族美好的精神家园”。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才能保护好草原文化、森林文化的发源地,即内蒙古少数民族美好的精神家园。
  历史上蒙古族统治者自蒙元至清相继颁布了《阿勒坦汗法典》《喀尔咯七旗法典》《卫拉特法典》《喀尔咯吉如姆》《阿拉善蒙古律则》等一系列保护生态环境的法典,涉及到保护草原、水源(河流)、野生动物、树木等。《黑鞑事略》中记载“遗火而炙草者,诛其家”。成吉思汗颁行的“大扎撒”中规定“于水中、余烬中放尿者,处死刑”。蒙哥汗曾下令:“正月至六月尽怀羔野物勿杀。”《北虏风俗·耕猎》中说:“若夫射猎,夷人之常业哉,然亦颇知爱惜生长之道,故春不合围,夏不群搜,惟三五为朋,十数为党,小小袭取以充饥虚而已。”目前内蒙古草原牧区的畜牧业生产尽管以家庭经营为基本单位,但仍然能够看到传统“浩特”组织在牧民间互助合作的踪迹。有效地利用、开发传统生产方式和文化模式中蕴涵的合作精髓,是内蒙古牧区发展和壮大合作经济从而在一定范围内游牧的一个途径。
  从生态环境变迁史来看,草原文化、森林文化使内蒙古在古代是祖国北疆的万里绿色长城。这也再次证明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具有重大文化意义。著名人类学家裴文中教授在《中国原始人类的生活环境》一书中指出:远古时期,“特点是在阴山山脉的南麓,可能在一个广大的地区中,有由山上积雪汇集而成的河流和湖泊,成为许多动物和人类聚集之地。河套人生活在现在的萨拉乌苏河的两岸,在河的两岸是广大的平原草地,在河湖的附近生长着草木。在平原草地上,有河套扁角鹿、有赤鹿、有野猪,也有善于奔驰的羚羊、野驴和野马。不怕干旱的,还有骆驼和一些啮齿类。在河旁有水牛及原始牛,来吃河旁比较丰富的水草。有决定意义的是纳马象和披毛犀和赤鹿,都生活在草原之上。”著名人类学家贾兰坡教授则认为:“那时的萨拉乌苏地区,有较大的湖泊和河流,湖畔附近有疏散的森林和广阔的草原。气候比现在温暖而湿润。”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现在气候干旱、土地贫瘠,但石器时代可与现在的迥然相反。周明镇教授说:在更新世晚期的鄂尔多斯地区,是一个“有草原和森林的环境。”在内蒙古的阴山、乌兰察布、巴丹吉林沙漠一带,发现了数十万幅远古猎牧人的动物岩画,以阴山为例,就有虎、狼、黑熊、野马、野驴、岩羊、盘羊等数十种。其中不少动物是适于在水域或森林、草原活动的动物。尽管现在巴丹吉林沙漠地带,黄沙弥漫,瀚海千里,然而从那里的岩画看,这里生长着数十种飞禽走兽。无数的遗址和大批动物岩画表明,蒙古高原在新石器时代自然环境确实是水草丰美之地,山中有浓荫铺地的密林,河畔、湖边、草原有繁茂的野生植物。匈奴、鲜卑、契丹、蒙古等等许多民族,都是在内蒙古草原上诞生、壮大的,并由此登上了历史舞台。历史上的内蒙古草原的生态系统的生物量巨大,生态系统是复杂的,生物的层次是多重的,而且这种苍茫广袤的草原和万木峥嵘的森林组成的生态系统,并不是昙花一现的历史一瞬,而是从远古一直延续至近代,只是在现代,这一系统才以加速度迅速退化。从横向分析,从东部草原到西部草原,与现代不同的是,草原植被具有相当的均衡性。按照文化地理学的一般原理,一定的文化来自一定的地理环境,反过来,这种文化形态又会成为保护这一特定地理环境的思想武器。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会保护先民孕育的草原文化和森林文化,这些文化又成为在祖国北疆构筑万里绿色长城的重要思想,既是价值观层面的,也是知识和科学技术层面的。
  我们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的嘱托,“守望相助”,建立文化自信,处理好继承与发展,坚守本土知识与引进外来现代科学的关系。我们坚信,今天,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不忘初心,守住传统,内蒙古各族儿女一定会在祖国北疆构筑起超越古人的万里绿色长城。
  (作者:盖志毅 内蒙古农业大学)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 内蒙古自治区发展研究中心 内蒙古自治区经济信息中心  蒙ICP备05005041号
 地址:呼和浩特赛罕区敕勒川大街发展大厦C座  邮编:010098  电话:0471-6659331 
技术支持:内蒙古汇联科技有限公司   

本网站声明:本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致电,我们将及时删除,维护您的合法权益